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规范校外线上培训怎么回事 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解读(4)

网络整理 2019-07-19 04:28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我的问题想问一下吕玉刚司长,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已经进行了一年多,大家也能够看到是日渐规范,但是现在仍然有很多家长尤其是在暑期还是非常热衷于给孩子报校外培训班的,请问我们现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谢谢。

吕玉刚:

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这也是社会上广泛关注的问题,或者普遍反映的问题。应该讲,经过一年多的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管理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对无证照、有安全隐患的一些培训行为等方面进行了规范。当然治理工作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本身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多个方面。另外,家长送孩子去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培训的初衷也不完全一样,其中一部分家长可能因为孩子在学校有些知识掌握得不够牢固,或者学习上还有一些困难,希望在课外得到一些补习,让他更好地跟上学习的进程,这是可以理解的。对这一类问题,我想我们下一步学校要主动做好这种辅导,这次出台的中发26号文件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尽最大可能在学校解决这类问题,缓解家长再送孩子到校外培训机构学习的压力。

第二类是一些家长为了适应孩子全面发展的需要,特别是拓宽综合素质,加强艺术类、体育类的培训,对这类培训活动,我们应该是鼓励的。刚才我们发布会之前,听上海市教委的倪主任介绍,一个可喜的现象,中发26号文件发布以后,一些家长不再送孩子到校外培训机构搞学科类培训了,而是送到一些素质拓展类的培训机构,搞艺术类、体育类的培训活动。我相信,随着中发26号文件的贯彻落实,过热的送校外培训机构搞学科类培训的问题会进一步得到缓解和治理。

第三类是一些培训机构搞违规的超标超前培训,通过虚假宣传,制造家长焦虑,一些家长盲目地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搞这种超前培训,也增加了孩子过重的课外负担。这类培训活动是应该下更大的力气去治理的。所以培训活动要辩证地去看,全面地看,区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和办法。

下一步,教育部将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继续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力度。今天我们这个新闻发布会,我相信大家也能感受到,我们的治理已经从线下走到了线上,全方位地进行治理。下一步的治理当中,我想有两个规范、两个提高是需要我们进一步做好的。两个规范:一是进一步规范中小学招生入学秩序,严格执行中发26号文件的要求和规定,坚决剪断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与校外培训挂钩的行为,这个问题得到有效治理之后,我相信对缓解教育培训会有很大的帮助。二是对超标超前培训制定认定办法,就是怎么认定哪些是超前的,哪些是超标的,按照国家课程标准进行认定,对违规的要加大处罚力度。我刚才已经介绍了,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培训处罚的办法,这个处罚办法当中,本身就包括对超标超前培训的处罚机制,我想在这两个方面要下更大的功夫。

两个提高:一是提高中小学校的教学质量,让学生在学校学得更好、学得更足,不至于在学校里解决不了学习的问题,还要到校外去搞补偿性培训。二是提高学校课后服务的质量和水平,现在从全国来看,70%的学校,特别是在大中城市的学校已经普遍开展了课后服务工作。下一步要继续提高课后服务的有效性、针对性,提高服务质量,真正解决好学生学习上的一些问题,充分利用课后服务的渠道,也缓解家长送孩子到培训机构去培训的压力。同时,我们也要继续加大宣传力度,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理性确定孩子的成长目标,防止盲目地攀比、争相到校外培训机构培训。对培训机构的一些虚假宣传广告也要加强治理,这在我们的处罚办法当中也将有明确的规定和要求,要全方位地推进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谢谢。

新京报记者:

有些家长反映,有些培训机构退费特别难,还有一些机构甚至卷钱跑路了,针对这种现象,咱们有没有什么针对性措施?谢谢。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马嘉宾出席发布会。(中国教育报记者 张劲松/摄)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马嘉宾出席发布会。(中国教育报记者 张劲松/摄)

马嘉宾:

谢谢您的提问。这个问题是目前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一个突出问题。这次《实施意见》也给予了高度关注。为了应对和破解这一问题,《实施意见》做出了明确规定,也提出了具体要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信息要透明。要在培训平台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收费标准和退费办法,要让学生和家长知情,要接受社会监督。二是周期要合理。按照课时收费的,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60课时,按照培训周期收费的,一次性收取周期不能超过3个月的费用。三是合同要公平。要提供格式合同,明确权利和义务,按照协议来办事。同时,还要探索创新,鼓励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机制,通过综合施策,降低学生和家长的消费风险,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同时从长远来说,有这样的规定,对企业也能够控制运营风险,促进行业良性发展,持续健康的发展。谢谢。

中国教育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