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上下五千年也可以青春无敌

网络整理 2019-07-23 08:03

  1 为什么要写单霁翔?

 

  前一段的“大视野”写过《破局》和《破题》,分别讲述了药政改革与央企改革的一些故事。更早前,写了《中国经济的韧性到底在哪里》。我相信,作为一个“现代化的未完成国家”,中国还有巨大成长空间。

 

  这些空间怎么打开?在很大程度上,不能再靠增量扩张,而要靠存量改革,靠优化资源配置方式。这就是破局、破题的意义。

 

  这篇文章的主角是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他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这位自嘲“是给世界最大的四合院看门的,只是不小心被网红了”的故宫第六任院长,在7年零3个月的在岗期间,让故宫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5月8日,在卸任一个月后,他又受聘为故宫学院院长,继续他和故宫的不了情。

 

  为什么要写单霁翔呢?因为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一个将存量资源的价值进行了极大化开发、让价值能被社会公众更好地进行分享的人。他真正善待了公共资源。而在我们的社会中,不善待公共资源的情况触目可见。

 

 

  我曾去过在一座一线城市的美丽景区旁建的一所气象不凡的学院,地方提供土地,北京某部委下属的7家机构出钱,据说花了20亿元。由于利用率低,宿舍走廊铺的地毯都有一股味道。一个专业性教育培训机构,有什么必要花这么多钱建?算过经济账吗?本质上无非是搞些培训,完全可以利用社会的存量资源(如高校、宾馆、企业大学),但硬是建成了总建筑面积逾11万平方米的浩浩学院。

 

  类似这样的问题,上面并非不知道。4月23日举行的国务院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指出,今年用于减税的资金是中央政府通过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央企上缴利润和盘活沉淀的财政资金来筹集的,“这一大笔钱要确保在一年之内落实到市场主体身上,但也很可能有人将之视为‘唐僧肉’,当作巨额利益来追逐”。

 

  会议还举例说,从今年一季度财政运行情况看,非税收入同比增长了11.8%,是一段时期以来增速偏高的,这其中有合理因素,但也不排除有不规范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甚至可能是乱收费;各地都还有不少政府性楼堂馆所,有的租赁出去了且经营得很好,但收入却没有纳入预算;还有一些单位财政资金长期沉淀,趴在账上吃利息,成了部门利益;针对社会上反映比较多的政府采购质次价高、效率低下甚至暗收回扣等突出问题,要进一步改革完善政府采购制度,提高采购透明度,严惩腐败行为。

 

  解决上述问题,人人都知道答案,就是全面深化改革。但一谈到全面,很多部门又会把矛盾扯到历史问题或者别的单位身上,绕来绕去,我自岿然不动。

 

  这就是我想写单霁翔的原因。他充满主观能动性的作为,对于那些尸位素餐、碌碌无为者来说,是一个警醒和启示——手握社会资源的人,握的不是权力和私利,而是责任和义务。

 

  2 启示之一:建立开放与平等的新观念

 

  2012年,单霁翔出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他用了5个月,踏破了20多双布鞋,走遍了故宫的9371间房屋,这就是他可以挖掘的资源。在他的努力下,故宫对外开放出了史无前例的空间和文物,极大改善了参观者的体验,故宫的文物修复师成为年轻人追捧的对象,“故宫萌”老少通吃,故宫屡上“热搜”,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单霁翔是从国家文物局局长位置上调到故宫的。由局长而院长,由管全国文物到管“一件文物”,尽管副部级的职级不变,但在一般人看来,权力还是小了很多。单霁翔用实践证明,对于社会来说,一个人有权管多少地方并不重要,一个人在一个地方能创造多少价值才重要。

 

  单霁翔上任前,故宫发生了失窃案、错字门、会所门、哥窑钧瓷损坏等“故宫十重门”的事件,上任一年多后,也发生过展览部一位设计师因工作矛盾将两位部门领导刺死的恶性事件,一直在舆论的风口上。

 

  单霁翔并不回避问题,上任不久就召开媒体通气会,谦称当院长对他是一个挑战。他希望故宫和公众之间的关系变得透明,坚持对媒体开放,也不怕某些报道不够准确。慢慢地,媒体开始主动地关心故宫。

 

 

  单霁翔认为,文化遗产保护无法孤芳自赏,需要与民众平等交流,“这些文化遗产资源能在多大程度上对人们的现实生活做出贡献,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不断推出适合人们今天生活的优秀的文化活动,让人们休闲的时候想走进博物馆,参观完之后还想回到博物馆,这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

 

  这就是单霁翔的“新文物观”:

 

  文物应该真正“活起来”,不但有灿烂的过去,还应该有“有尊严的现在”,并且走向未来;

 

  文物保护,不是锁在库房里就是保护好,也不是建了一个高大上的博物馆、只要观众来就是好;